记者跟班院团下乡倾听了村民、演员、院团管理者、文化主管部门的真实感受和期待。记者跟班院团下乡倾听了村民、演员、院团管理者、文化主管部门的真实感受和期待。  
苦也不苦
7月下旬湖南持续高温。

    24日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央的39名演职人员颠簸3个多小时来到株洲市炎陵县接下来的3天他们马不停蹄送戏到县里的5个村。

    
25日上午炎陵县策源乡竹园村当天是村里赶集的日子。

    送戏下乡的舞台车赶了一个多小时山路早早停在了村集贸市场入口。随着略显简陋的舞台车张开、音响响起村民们很快围拢过来不一会儿便集合了几百人。前排自带板凳后排踮起脚尖笑声、唏嘘声、喝彩声、掌声随剧情跌宕起伏。
孟仁秀是梁桥村村民听说有花鼓戏来到竹园村她专程专门骑摩托车赶了20里山路过来。花鼓戏寓教于乐我从小就专程喜欢。  3个月前县里剧团到了我们村我也去看了现场看戏的感觉非常好。

    她激动地说政府出钱我们看戏希望还要多下来!
这么热的天老百姓周详还如此高我们很受鼓舞也深感幸福。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央副主任、花鼓戏团团长唐农家指着周详的观众回忆说送戏下乡中的感人场面实在太多了。前两年到炎陵时原因观众太多演出场地太小当地老百姓为了腾演出场地竟然毫不犹豫地推倒自家围墙;在马家河中学演出时原因进入校园的乡间小路太狭小村民们自愿填路为我们的演出车暂时开辟一条道路
还有很多地方农民们鞭炮接、鞭炮送跟过年一样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央主任肖鸿斌说戏曲艺术的价值在这里体现得既直截了当又充足。
老百姓的周详演员们不敢辜负。一名文艺工作者的价值不仅在大舞台还在于走进贫困山区给老百姓带来欢乐。

    90后花鼓戏演员陈施羽演出后发了这条朋友圈赢得同事们一致点赞。

    
送戏曲进农村赶路之外就是搭台、演出摸爬滚打的苦累自不必说。此行伴随近40摄氏度的高温光行程将近1000公里。记者随队感受到了其中的艰辛。不久前的6月21日在株洲县龙潭村花鼓戏演员匡晓玲原因连续几天带病坚持送戏下乡加之天气闷热晕倒在舞台上她苏醒后第一句话却是:戏还没演完今天拼了命也要撑下去
实际上进农村真没那么苦。  唐农家的一句话出乎意料他讲得很实在戏曲原本就是从乡土中来回归农村也是道理之中。

  更要紧的是戏曲演员都是不怕苦不怕累的学戏多苦多累啊不能吃苦的人首先就当不了戏曲演员!
所以对我们来讲下乡演出不仅是带来一场场好戏更是锤炼队伍的好机会还让演职人员在基层一线获取了灵感、吸收了营养肖鸿斌说以进农村为契机花鼓戏团采集了许多鲜活的故事创排了《五朵村花》《鹅匠》《好人张八一》等系列新作非但老百姓喜欢还获得了很多奖项。

    所以啊我们进农村更有积极性了。
数据展示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央每年送戏下乡都达到280场左右今年已过百场。近年来株洲将戏曲进农村和文化扶贫相结合全市5个剧团每年送戏达到800余场。
有人担忧戏曲进农村容易成为对农村的戏曲倾销而且演几场就走了的话不解渴。那么怎样保证送下去的戏是农村群众真喜欢的?除了送几台戏如何种下更多文化种子?戏曲进农村要做出实效、含沙射影长效还要在演出之外下更多功夫。

    
一份《送戏下乡演出节目单》一份《送戏下乡调查问卷》是株洲市探索让戏对味和受欢迎的举措。

    每隔一段时间我们会和院团沟通协议《送戏下乡演出节目单》下发到村里。村民从30多个节目里选出最喜欢的5个我们汇总需求后反馈给院团他们以此安排接下来的演出。炎陵县旅游和文体广电局副局长钟定军拿着一份调查菜单说去年县里做了3次调查下发3000多份调查表收回1200余份。调查结果是青年更喜欢现代歌舞而中老年观众更喜欢花鼓戏尤其是贴近农村生活的戏。

    
于是针对不同年龄段观众的不同需求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央此次带来的演出不仅有花鼓戏还有流行歌曲、现代舞和乐器演奏。既然观众需求有差异我们就不能一成不变所以大家花心思加入了许多现代元素。唐农家说观众流失可以说是传统戏曲普遍面临的困局但困局不是无解的。我们发现许多人不是不喜欢戏曲而是没看过。我们以现代戏吸引年轻观众来现场再演几出经典的、兴趣的花鼓小戏事实上一些人就被花鼓戏圈粉了。

    
演出中断后《送戏下乡调查问卷》下发到村民手中让村民给本场演出打分的同时再次征求对节目、送戏下乡时间和场次的意见。问卷也的确展示好几个年轻人表示花鼓戏还不错。
总之一前一后的两张表格让节目和观众实现了交流演出摆脱了不对味的尴尬。
院团除了在送戏下乡时做好戏曲在农村的普及工作还将触角伸向中小学。从2015年最先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央便在全市农村多所中小学开启了巡演、讲座。

    表演后老师让男女学生分组上台扮演《刘海砍樵》等传统花鼓戏里的角色孩子们兴致高涨。
你们下次什么时候来?演员临走时学生和老师都在问。什么时候再来?那就需要有一批不走的老师。株洲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教研室主任程方说文化和教育部门联合专门邀请戏曲专家和演员对全市300多名农村中小学音乐教师进行现场培训让老师成为传播戏曲的使者在校园埋下戏曲的种子。

    
戏曲进农村在满足看戏之外理应留下更多成果。现在院团送戏下乡常常是演完戏就走了对本地文艺人才缺乏指导这方面我们觉得应该增强才能让戏曲更好扎根农村、留在乡土。钟定军说。村民对此也有切身感受竹园村村民周作凯说村里的队伍也会给大家唱几段花鼓戏但唱得一般更不会表演不精彩。
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家委员会委员巫志南表示戏曲进农村从送到种、长效发展的工作抓手是帮助农民组建自己的戏曲团队。

    
下一步在为群众演出之外我们还将鼓励戏曲艺术表演团体与农村戏曲团队开展结对子、种文化活动对农村文艺人才进行传帮带帮助他们提高创作水平和表演能力。同时结合文化志愿服务活动成就戏曲志愿者队伍。株洲市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杨小幼表示以此让农民看戏之外能学戏增强农村戏曲传承发展的内生力。
炎陵县炎帝文化演艺有限公司由炎陵县花鼓戏团转企改制而来每年送戏下乡80场公司总经理吴佳武谈到送戏进农村的前提是有一支稳定的戏曲队伍如果戏都没人唱了何谈送戏?我们团转企改制走向市场但县里的市场就那么大导致演员的待遇难以保障。

    现在人才流失、招不到人的问题已经很紧要。吴佳武说当基层院团时刻都在为挣钱而发愁时如何能承担起更多社会责任?目前公司的发展已经举步维艰。我们期待对基层院团的不同情况能够有区别对待的政策出台。
明天谁唱戏、谁送戏的人才匮乏问题也困扰着生存状态还不错的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央。为破解难题院团正探索联合学校合作招收人才。  7月24日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央花鼓戏排练厅的温度接近40摄氏度15岁的楚舒婷和20多个同龄的孩子还在这里进行调集训练。

    他们是戏剧传承中央与株洲市幼儿师范学校联合办学创办的湖南省首家三年制中专建制戏曲表演班的第一期学生他们大多来自农村。
爷爷奶奶专程喜欢戏曲爸爸妈妈也是戏曲业余爱好者所以我从小也专程喜欢。长大后我想成为一名优异的花鼓戏演员。经过近一年的学习楚舒婷的一招一式已经颇有味道。听说剧团要经常下农村演出、很辛苦她不假思索地说我们正本都是农村里的孩子所以去农村演出就是回家肯定不觉得辛苦。

    
从农村挖掘和培养戏曲后备人才再反哺农村让人看到了戏曲进农村得以持续的希望。
《人民日报》关注株洲送戏下乡
基层院团积累了哪些有益经验?还存在哪些困难?《人民日报》8月3日刊发《戏曲进农村如何扎下根》关注株洲的送戏下乡。
文章提到近年来株洲将戏曲进农村和文化扶贫相结合全市5个剧团每年送戏达到800余场。怎样保证送下去的戏是农村群众真喜欢的?一份《送戏下乡演出节目单》一份《送戏下乡调查问卷》是株洲市探索让戏对味和受欢迎的举措。

  

      针对不同年龄段观众的不同需求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央送下乡的不仅有花鼓戏还有流行歌曲、现代舞和乐器演奏。与此同时文化和教育部门联合邀请戏曲专家和演员对全市300多名农村中小学音乐教师进行现场培训让老师成为传播戏曲的使者在校园埋下戏曲的种子。
文章说戏曲进农村从送到种、长效发展的工作抓手是帮助农民组建自己的戏曲团队。  株洲市文体广新局在为群众演出之外还将鼓励戏曲艺术表演团体与农村戏曲团队开展结对子、种文化活动对农村文艺人才进行传帮带帮助他们提高创作水平和表演能力。

  同时结合文化志愿服务活动成就戏曲志愿者队伍以此让农民看戏之外能学戏增强农村戏曲传承发展的内生力。
为破解明天谁唱戏、谁送戏的人才匮乏问题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央与株洲市幼儿师范学校联合办学创办湖南省首家三年制中专建制戏曲表演班从农村挖掘和培养戏曲后备人才再反哺农村让人看到了戏曲进农村得以持续的希望。  (株洲日报记者温琳通讯员龙磊)